蛤蟆蠱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1
  • 来源:高清视频下载网_高清视频下载网站_高清无码视频直接看

  三十多年前,父母因為工作的關系,把我寄養在老傢的外公外婆那裡。那年頭沒什麼娛樂,孩子一到暑假就到處瘋玩。好在當時連自行車都少見,更不要說汽車瞭,所以沒什麼風險。那一年我剛上一年級,又不願睡午覺,所以每到中午就出去亂跑。

  江南的小鎮仍然保留著六七十年前,甚至一百多年前的樣子。鎮子一般都很小,五六千人口就算是個大鎮,往往離主街幾百米遠便都是田畈瞭。與外婆傢隔著一座橋,是同班同學戚建華傢。他們傢是個獨門獨戶的宅院,還有個院子,江南一帶叫天井。因為院子小,墻卻高,從裡面往上看,往往隻能看到四四方方一片天,活像是在井底。不過戚建華傢的天井卻不算小,回想起來大概有一百多平米,種瞭不少桑樹,因為戚建華的媽媽和奶奶每年都要養蠶。戚建華跟我同班,住得又近,所以一到暑假就天天在一起玩。外婆傢就我一個小孩,戚建華傢孩子雖多,他還有一個哥哥跟一個姐姐,不過哥哥上高中瞭,姐姐已經高中畢業,在絲廠做事,所以他在傢裡也沒人一塊兒玩。

  那是一九七七年的夏天。放暑假頭一天,吃完午飯我就跑到瞭戚建華傢去。本想在他傢院子裡玩,可他說還是出去,因為他姐姐生瞭病,正在傢靜養,何況現在是睡午覺的時候。

  戚建華傢的北邊是一大片桑田。夏天的時候,桑葉長得極為茂盛,桑椹也結得多。我們玩累瞭,就各自揀瞭株大桑樹,睡在一個大枝丫上摘桑椹吃。因為有點累,所以想先打個盹,再想想有什麼好玩的。大概是在下午一點鐘左右,我正想提議再往北邊的水田裡捉青蛙去,戚建華突然說:“有人來瞭,”

  小孩子摘桑椹吃根本不算什麼,不過對於農人來說,孩子把桑葉糟踐瞭更讓他們心疼,所以被農人看到我們摘桑椹吃多半會被罵。好在我們是在桑田中間,桑葉把人都遮得嚴嚴實實,又是坐在桑樹上,我們可以看到外面,可從外面卻看不進來。所以也沒害怕。現在不是摘桑葉的時候,那人過來多半隻是察看一眼而已,很快就會走的,隻要不吱聲,就不會挨罵。我們都是這樣想的,所以盡管有點小聲音外面那人也聽不到,但我們還是連大氣都不敢出。

  那個人走近瞭。從桑葉的縫隙聞看出去,我們看見那是個叫化子,我松瞭口氣,正想說沒事,戚建華突然極小聲地說:“別說話!”

  那個叫化子站在戚建華傢院子的圍墻外,向四周看瞭看。這副模樣實在很古怪,我也有點奇怪。難道這叫化子是想翻到戚建華傢去偷東西?可是這叫化子看瞭看四周,卻並沒有翻墻,隻是沿著圍墻開始走。不過,他走路的姿勢非常奇怪,一腳踏上一步,另一腳拖上來,就像是個瘸子。可是這叫化子剛才走過來時,分明不是跛腿,他像是在跳一種詭異的舞,隻是不太好看。

  他到底在幹什麼?我們都覺得奇怪,同時又感到有些害怕。

  這個叫化子走瞭幾步,停在瞭一棵樹下。這是棵楝樹,正結瞭許多圓圓的楝樹子。他彎下腰,在樹根處挖瞭一下,這才轉身走瞭。等到不見瞭那個叫化子的人影,我們才走出來。走到楝樹下,那個叫化子把泥土捋平瞭,不註意根本看不出痕跡。我們在那裡挖瞭挖,發現地下埋瞭一顆楝樹子。

  隻不過,這顆楝樹子是粉紅色的,而且硬得跟石頭一樣。

  楝樹子老瞭後會變成黑色,但從來沒見過有紅色的。這件事透著詭異,我們把這顆紅色的楝樹子砸碎後,卻發現裡面的核竟然是一個軟軟的黑色水泡,有一根細細的小尾巴,似乎還會動,也不知到底是什麼東西,而且腥氣非常重,後來這地方好幾天都有蒼蠅爬著。

  第二天再去找戚建華玩,他傢裡請瞭個鄉間的老中醫正在給他姐姐看病,戚建華跟我說,他姐姐前幾天一直昏迷不醒,昨天晚上突然清醒過來,大大地嘔瞭一陣,人精神多瞭。他說起來時臉色還有點發白,我問他到底是怎麼回事,一開始他不肯說,後來才說,他姐姐嘔出來的竟是許多和那顆楝樹子裡的核樣子差不多的東西,軟趴趴的一坨,也一樣會動。

  那老中醫也說不出這到底是什麼病,好在戚建華的姐姐嘔吐後就漸漸好起來瞭。

  又過瞭幾天,突然傳戚建華姐姐那個廠裡有個男青工死在瞭一個橋洞下,死狀非常怪。雖然覺得害怕,但我和戚建華因為好奇也跑去看。好在小鎮夠小,我們跑去時屍首剛被撈起來,擱在橋邊,身上蓋瞭一張破席,周圍圍瞭很多看熱鬧的人。

  聽說那個男青工傢境不錯,還跟戚建華的姐姐談過對象,不過已經吹瞭,也不知是不是因為這事而自殺。我和戚建華從未見過死人,心癢癢地想看,又怕。這時有人突然叫著說席子動瞭,我們看去,果然發現這破席子下有東西在動。有個膽大的找瞭根長樹枝挑起席子的一角,露出死人的一條手臂,結果看的人有一半都吐瞭起來。這條手臂蒼白得毫無血色,而上面就跟蜂窩一樣盡是一個個小洞,每個小洞裡都有一隻小小的蛤蟆,而且都是活的。後來聽說這人身上全是這樣,當時看瞭手臂沒吐的那些人,其實先前都已經吐過瞭。我和戚建華都想起瞭那個叫化子,但因為害怕,所以一直都沒和別人說。

  再次說起這件事,是十幾年過去,我離開那個小鎮上大學後,跟寢室裡的同學夜談時瞭,隻是沒說紅色楝樹子的事。

  那同學是湘西人,他一聽就說,這是他們那邊故老相傳的赤血蠱。赤血蠱又叫五毒蠱,人中瞭蠱,血液裡就會生出蛤蟆、蜈蚣、蠍子、蛇、蜘蛛這五毒。如果不得解救,開始身上奇癢無比,然後身上會起一個個包,最後五毒就會咬破皮膚鉆出來,讓人死得慘不忍睹。不過下蠱是極秘密的事,一旦被人看破,所下的蠱就要反噬主人。這件事分明是那個死者找人來給戚建華的姐姐下瞭蠱,但法術不知被什麼高人所破,結果作法自斃。

  我聽瞭後心有餘悸,也不敢再提瞭。

  現在與戚建華一傢失去聯系已經幾十年,不知他們傢後來怎麼樣,會不會遭那術士報復。